Libra为代表的世界货币趋势不可阻挡

郭小川先生,Muse Network foundation发起人,亚洲区块链基金会董事,

前太一产业研究院院长,前元宝网CEO,13年首批区块链行业从业者。



美国时间7月16日上午,Facebook加密货币项目Libra负责人大卫·马库斯(David Marcus)刚刚在美国国会参加了听证会,尝试通过监管许可。应曾在世界银行,联合国工作过的Fintech4Good主席张晓晨先生之邀,根据Marcus的证言,我写下自己的一些感想:

第一,Libra的意义非常重大。

Facebook的Libra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潜在金融创新,他的意义无限接近与真正的无主权世界货币。Marcus提到Libra的愿景是要“向一个更低成本、更低门槛、更连接的世界金融系统迈进”。鉴于Facebook的27亿用户,以及这些重量级的包括Visa、Master、Spotify等在内的个个拥有上亿用户的创始成员,他如果真正开始运行,对于世界金融的影响将会是极为巨大的。

第二,Libra的被国会无妥协的通过可能性不高。

因为本质上如果他的发行按Libra最激动人心的原始想法来做,就无法与中央银行们取得一致与谅解。

Libra无法在遵守KYC与AML的前提下,同时提供给所有人低门槛的金融服务。这与国内常常提到的小微企业贷款难某种程度是类似的问题。有KYC、AML必然意味着管控,管控必然意味着成本,成本必然意味着有部分人被排除到服务范围之外,除非Libra有技术手段来大幅度降低实施这些管控的成本,否则他们与国会的矛盾不可调和。

Libra虽然表现了充分的姿态来接受监管与中央银行充分合作,承诺不影响央行的货币政策,但事实是Libra动了各国央行的蛋糕,我无法想象Libra如何能完全同时让各国央行满意。要不然是Libra妥协让这个系统没那么自由,要不然是国会妥协,同意放宽金融管制。

后者的可能性极低。要不然是Libra被阉割为各国央行的俱乐部,要不然是各国央行给予Libra影响其货币政策的空间,后者的可能性也极低。

第三,Libra为代表的世界货币趋势不可阻挡。

虽然第二点,我对Libra的短期合规进展不乐观,但从Marcus的证言中看到了他们对Libra的坚定决心。因为他们也是看到这个趋势是不可逆转的。Marcus在证词中有一句话,我觉得对监管者是有杀伤力的“如果我们现在不做,其他有不同价值观的人可能就做了”。企业的发展是跨国的,Libra也已经不再仅仅是美国的或者欧洲的事情,Facebook的用户是来自全世界的。

我总是认为企业间的跨国合作是比政治更加高效,更加有互信的。前几天在家里温习了一些货币发展史,央行并非在传统上一直掌握货币发行权的,美国曾经的央行第一银行、第二银行,都曾被关闭。以Libra为代表的世界货币们,将只会用一波又一波的浪潮,改变货币发行的权力边界。不管各国政府是否承认,人类有史以来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,有着共同的生活方式,使用共同的语言,保持高度紧密的跨国经贸联系,一个像Libra一样的跨国可信货币发行机制,在区块链技术的加持下,呼之欲出。

监管者们需要正视趋势,Libra或许不会成功,他的错是因为自身太大太快了了,他带来的将是一场让人紧张的猛烈的革命,而非让人放松的逐渐生长,但总有一个会成功,可能是比特币,可能是下一个Libra,也可能就是现在这个经过百转千回浴火重生后,还会面目依稀的Libra。

(完)

 
  • Twitter
  • LinkedIn

©2019 by DeFi Alliance. Powered by FinTech4Good